隔离32天,我在西安送菜【真实故事计划】

1月24日,西安全面“解封”。
在长安区南山花园小区,400多户居民也解除了限制,忙着外出采购,预备过年的鸡鸭鱼肉。过去1个多月里,他们都在为吃菜发愁。
在管控的日子里,任翔和妻子王翠平穿着防护服,每天把菜挨家挨户送到邻居家,14岁的儿子也成为帮手。这是危难时刻,一个普通三口之家的故事,他们亲历疫情的恐慌,也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朴素温情。
以下是任翔的自述

隔离32天,我在西安送菜【真实故事计划】

1月24日,西安全面“解封”。

在长安区南山花园小区,400多户居民也解除了限制,忙着外出采购,预备过年的鸡鸭鱼肉。过去1个多月里,他们都在为吃菜发愁。

在管控的日子里,任翔和妻子王翠平穿着防护服,每天把菜挨家挨户送到邻居家,14岁的儿子也成为帮手。这是危难时刻,一个普通三口之家的故事,他们亲历疫情的恐慌,也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朴素温情。

以下是任翔的自述:

1

解封的消息是小区保安告诉我的,疫情这些天,他是我见过最多面的人。24号下午6点半,我送完菜,刚进小区门,就知道了这个好消息。不只是我们小区,西安全市都降到了低风险。

回到家,我把防护服脱下来,洗完澡,跟妻子和孩子说:走,我们开车出去转转。说来也巧,那天正好是我妻子37岁生日。

我一路沿着长安区,开到高新区,最后到雁塔区,几个繁华的街道都转了一遍,在路上开了整整两个小时。这三个区都是此次疫情的重灾区。晚上8点,路灯亮起来,街上有不少车,也有三三两两的路人散步。水果店开门了,蔬菜店也正常营业,饭馆没有开,但店铺的灯已经点亮。我们路过一家干果店买了零食。

那天晚上,我们家的晚餐是一盘烧鸡、尖椒炒牛肉、松花蛋和青菜,是这段时间吃最好的一顿。我喝了一瓶啤酒,不多,已经有些醉意了。

解封第二天,我们还是照常送菜上门,只是不再穿防护服,只戴口罩和手套。我敲门,在门口喊:菜来了!在这之前,门内的人只应一声,等我走了才开门拿菜。那天,听到我喊,许多邻居都把门打开,接过菜,向我道谢。一位邻居感叹,这30天过得真漫长啊!

我理解他的感受。我们家所在的南山花园,12月19号就升级为管控区,比西安全市封闭管理要早——长安区第一列确诊病例发现于朱雀农贸批发市场,距离我们小区仅有2.2公里。

西安在18号启动了第一轮全员核酸。我做完核酸,晚上8点,和妻子去小区1.5公里外的超市购物,进去才发现蔬菜水果肉蛋奶被抢购一空。逛了两个大型超市,只买到一卷卫生纸、一把烂青菜和四五个土豆。

21号,小区出现了一个确诊病例,当天,就全面封控,不允许出入。我们南山花园,一共450户,1400多人。小区分南区和北区,中间隔一条马路。确诊的病例在北区6号楼,他们家上下三层都被拉到酒店集中隔离,同楼栋的另外3个单元全部居家隔离,门上都贴着封条。

隔离32天,我在西安送菜【真实故事计划】
图 | 管控中的南山花园小区

这才感知到事态严重。我和妻子是做团购生意的,去年6月注册成为淘菜菜的团长,群里仅有40多个邻居,量不大,一直给邻居送货上门。封锁的前两天,邻居团购的菜还能送达,我住在南区7号楼,单元楼暂时没有贴封条。我下楼在大门的闸机口接菜,就在门口把菜品一分,委托小区值班的工作人员送货。

23号,西安封城,团购的许多平台都停了,我给配送司机打电话,司机回复说,他困在村里,出不来。我开始在后台处理退款事宜。

24号晚上,我们各个小区的团长在群里进行过一次沟通,淘菜菜官方说已经紧急调度车辆,第二天正常发货。但此时,群里有些团长表示不愿意接货,太危险了。

我没有在群里说话,疫情来了,我也害怕、担心,跟妻子说咱要不放弃算了。

就这样暂停了团购。那时,我们家冰箱里也没有多少存粮,只有一些白菜、包菜、胡萝卜、土豆。餐桌上平常是三道菜,减为两道菜,不是炒土豆丝就是炒白菜。新鲜的猪肉不多,切菜的时候放上两三片,常备的冷冻牛排有一箱,这是为孩子的营养专门备着的。

也加了各种买菜群,但我手慢,抢不到。熬到26号,我才和两三个邻居共同分了一颗大白菜和两斤土豆。妻子不擅长做面食,不知是不是酵母放的比例不对,做出的馒头总是带着酸味。

元旦那天,我收到的最好的跨年礼物是一个蔬菜包,是政府送来的爱心菜。里面有一把芹菜、一颗白菜、两个莴笋,五六个土豆和几个蒜头。

很幸运,在新年来临之际,我们一家三口避免了无菜可吃的境况。

隔离32天,我在西安送菜【真实故事计划】
图 | 收到的爱心菜

2

我的团停了快一周,1月2号早上8点,一个电话打进来,说淘菜菜的菜到了,让我去接货。我有些吃惊,打开订单才发现有3个邻居,在30日晚上下了单。

停团那几天,有邻居一直在群里问,还送菜吗,又说,不送也理解。经过这件事后,我和妻子商量,既然我有能力去帮大家做一点事情,就不应该只是在家里待着。还有一个原因是,当时大家都有点着急,小区封闭不让外出买菜,网上买的菜也因为运力不足,无法支撑。

淘菜菜每两天能送一次货,价格公道,质量也好。那时候疫情一眼望不到头,大家对菜的价格和质量都比较敏感。我去找物业协商,协商了几回,物业同意我可以送,要做好防护措施。我又联系亲戚要来4套防护服。1月3号,正式恢复送菜。

开团那天,我在群里说,大家不用再发愁物资了,每天晚上10点,群里都会开团,大家肯定都能买到需要的东西。有人在群里回复说:终于等到了。

当晚,平台商品一上线,3分钟就抢空了。第二天,原本40人的小群一下子涌进了200号人。

隔离32天,我在西安送菜【真实故事计划】
图 | 买菜团里的聊天截图

每天早上8点,我起床第一件事就是下楼排队做核酸。10点,送货的卡车停在门口,我赶紧穿好防护服出门接货。接货时,双方都不出小区门,在门口先给保安看通行证,核酸证明,绿码,然后隔着铁门进行交接。一次,我问司机,菜怎么那么难抢,他说,你看我,一天一夜没合眼了。

他那几天就睡在车上。仓库的分拣人员和司机非常紧缺,很多人被隔离在家,人员不能到位,就无法保证货品正常送达。我接货时尽量动作快,因为他们的时间太紧张了。

但这种情况下,货物又多得吓人,我拉着小推车,一箱一箱的,搬运了好几趟。有次我对账单,发现一次到货量达600件,光牛奶就有100来箱。

运来的货就铺在客厅,先整理消毒一遍,再一包包根据单元楼分拣。北区远,我和妻子两个人先送往北区,在群里通知大家做好接货的准备。

戴口罩,戴两层,手套,面罩,全身喷一遍消毒水,出发。我这辈子第一次穿防护服,挺难受的,不透气,上下跑几趟,身上就像洗了个澡。到6号楼,我跟妻子说,你就不去了,我抵抗力好,一个人上就行。

6号楼有4个单元,每个单元的门口,都有一个保安坐在那里。管控更加严格,每进一个单元,我必须得重新出示一遍相关证件。电梯都停了,保安要给我开电梯,说都这个节骨眼了,还送啊;我说,不送咋弄,不送心里过意不去。事实上,他不也守在这里么。

隔离32天,我在西安送菜【真实故事计划】
图 | 任翔穿戴防护服在送菜

从未有过的安静,电梯空荡荡的,就我一个人站在里头。说实话,我心里挺害怕的。这个病毒咱也知道,但以前从没这样遇到过。

那天我送菜过去,6号楼2单元28楼的一个小伙子,已经好几天没买到东西了。他特别感动。我隔着门说,菜放到门口了。他把门开了一个缝,上面贴着封条,然后在门底下塞出来一包烟。我说,你也抽烟,这疫情紧张,不好买,给他塞回去。他又把烟推出来,我又塞回。反复好几次。小伙子是在这边租房子考研的,家里没剩啥吃的了,买到泡面和菜,他特别高兴。

跑完北区,就到了下午两点,我们才回家吃饭,实在太累了,就下速冻饺子,对付几口。饭后,我们开始整理南区,送货,到晚上7点。9点多,我开始在群里与邻居互动,上架新一批的菜品。10点上新。之后又忙着整理订单,到12点。每天如此。

送货时,运动量特别大。那几天西安特别冷,还下了雪,我戴着口罩,呼出的气在口罩里结成水滴,我感觉自己的脸在水里泡了一天,到家摘下口罩,里头全是水。

这段时间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累,从来没有这么累过。

3

我们不是西安本地人。

我是1982年生人,老家在咸阳,来西安工作17年了。在南山花园小区住了不到一年,租的房子,为了孩子陪读,娃到哪儿上学,我们就走到哪儿。

南山花园小区2019年年底才交房,是新小区,周围的生活设施没有跟上,小区附近只有一家小卖部,大型购物超市需要步行1.5公里。刚入住的时候,我就感到生活不便。

妻子在陪读之余,和邻居聊天,楼下的阿姨,年纪大,每次买菜拖着推车,很辛苦。妻子生出一个想法,做社区团购,既解决自己吃菜问题,也能帮助需要的邻居。

此前,她一直从事美容行业,开自己的美容工作室。这两年疫情实体店不好做,去年11月她关了店。本来是把社区团购作为兼职,后来做成了全职,她说分货送货能锻炼身体。

我自己在创业,有工厂,做机械类加工。小区管控的那晚我还在工厂加班,消息来得突然,只得通知员工临时给他们放假。

我儿子14岁,上初二,也在家里上网课一个多月了。我们刚恢复送菜时,他问,老爸咱这一天能挣多少钱。我说,一天顶不上你补一节课。他听了没有说话。一次,我和他妈正在分菜,蹲时间长了腰疼。儿子当时正上网课,课间10分钟,突然站起来说,你们别动,交给我吧!就过来拣菜。我和他妈妈对视了一眼。

娃,就像长大了几岁。帮我们分拣的时候,他认识了好多菜。他妈妈在那念单子,他分拣,念一个单子很快就能分拣出来。这之后,上完课或者周末,就要和我们一起送菜。

隔离32天,我在西安送菜【真实故事计划】
图 | 儿子帮忙分菜

送了几次,儿子说,老爸你不要给我报补习班了,我现在不想上补习班。我问为啥。他说,看你们一天这么累,才挣那么一点点,你们一个星期挣的钱,让我两三节课就挥霍完了,我觉得太不忍心了。我说,别这样想,该花的钱得花,只要值得。

儿子前两天写了一篇作文,写我在疫情期间给邻居送菜的经历。我发到朋友圈,挺多人感叹,这是一个孩子的经历,也是我们共同的经历。

儿子在他的作文里写,平凡的人在做伟大的事。我说其实大家都是无名英雄,都在付出。我们6号楼有一户,就剩两个老人在家。他们的儿女都是医护人员,在前线抗疫,在群里问能不能帮老人送菜。我媳妇每天加购很多菜,99%都是帮邻居抢的,我调侃她,你成了抢菜专家。隔壁楼有一位大姐,50多岁,刚开始不会抢,教了她半个小时,她回去坐在房间整整研究了一天,后来也天天帮邻居们抢菜。

隔离32天,我在西安送菜【真实故事计划】
图 | 儿子写的作文

解封的前一周,我们小区许多人都已经开始囤年货。我这里的单子,最畅销的是麻油鸡、羊肉卷、酱牛肉、猪耳朵、带鱼和火锅底料。之前,大家不敢放开吃,害怕外面的菜运不进来,现在,这段特殊的日子也快过去了。

疫情改变了很多人与事。这一个月,几乎没见过面的邻居们在群里重新认识了彼此,大家会在群里互相晒自己做的菜,也会在群里互相帮忙,哪家缺了吃的用的,群里总会有人回话。

前几天,妻子下楼收货,遇见一位上年纪的阿姨。她说你等等,回家拿了一瓶新的酱油,说是还给我们的。那会我妻子经常往外借东西或送东西,她都不记得了,但阿姨坚持要还一瓶新的。她说在城里生活,她感到孤独,这段时间回到原始的以物易物,感受到陌生人的温暖,这种感觉特别好。

– END –
撰文 | 周婧

本文来自真实故事计划,本文不代表摸鱼吃瓜立场,如若侵权,请通知删除 邮箱:exmail@moyuchigua.com

(0)

相关推荐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