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心理咨询师的多孩妈妈【真实故事计划】

看心理咨询师的多孩妈妈【真实故事计划】看心理咨询师的多孩妈妈【真实故事计划】

生下第二个孩子后,朱晓爱面临的最大难题,不是经济困难或精力不足,而是大儿子的灵魂拷问:妈妈,你更爱谁?多孩时代,如何在孩子之间做到平衡,朱晓爱选择了向心理咨询师求助。

看心理咨询师的多孩妈妈【真实故事计划】

数不清第多少次调停两个儿子的争吵后,我终于决定,去找心理咨询师。
坐到咨询师的工作室,我问出了困扰自己已久的问题:怎样处理两个孩子间层出不穷的矛盾,让他们和平共处?特别是,该怎样对待一直对弟弟有心结的老大?
我有两个孩子,都是男孩,哥哥7岁半,弟弟5岁。每次向别人介绍时,大家都会说:“嚯,俩儿子”,语气中带着调侃和同情。因为在主流观念里,生儿子意味着将来得在帮助孩子结婚、带娃等方面付出更多。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两个儿子给我带来的“麻烦”,从老二出生后不到一个月起就开始了。
老二贝塔的到来是个意外。2016年初,我发现自己再次怀孕了。1984年出生的我,在北京一家金融机构任职,老公是外企的管理层,家庭经济宽裕,我也还处于适宜生育的年龄。于是,我们夫妻欣然接受了上天的这份礼物。
怀孕期间,周围很多二孩妈妈都告诉我,弟弟妹妹的到来会让老大感到失落,因此要特别关注老大的情绪,不要让他感到父母不再爱他、关注他。我们也特意和老大多交流,告诉他很快会多一个弟弟或妹妹。但还不满2岁的老大虎虎并不真正理解,我们也无法给他做更多的心理建设。
不过在当时,我对拥有两个孩子的前景还是乐观的。我自己就出身于多子女家庭,下有弟弟和妹妹。父母把我们教育得挺好,我和弟弟、妹妹虽然谈不上有多优秀,但至少都是对社会有用的人,孝敬父母,彼此之间感情深厚。有了父母的成功示例,我相信自己能比较轻松地教育好两个孩子,让他们健康成长,相亲相爱。
生下贝塔,出院回到家,想到过来人们的劝告,我虽然虚弱疲惫,还是尽量抽时间陪伴虎虎。除了必须照料贝塔喂奶、换尿布外,很多时候我都和虎虎单独相处,陪他读绘本、玩玩具。我想,只要让虎虎感到妈妈对他的态度和以前一样,他应该就不会对弟弟的到来生出芥蒂。
看心理咨询师的多孩妈妈【真实故事计划】

图 | 虎虎和贝塔

然而,事实很快给了我重重一击。回到家的第七天,虎虎趁我上洗手间的间隙,对着弟弟的脸打了几巴掌。回来撞见的我惊慌失措,立刻一手拎起虎虎放到一边,大声责备他。我当时的样子一定很凶,因为吓坏了,非常后怕,无法想象自己晚来一步的后果。虎虎的眼泪哗哗地流下来,眼神里满是委屈和不服。
给贝塔哺乳时,虎虎有时会拉下我的衣服,祈求我不要给弟弟喂奶,我猜想,他是接受不了妈妈和弟弟之间如此亲密的肢体接触。我对他说,你小时候妈妈也是这样给你喂奶的,要是不喂奶,弟弟就饿死了。虎虎说,饿死就饿死。
我终于意识到,不管我多照顾虎虎的情绪,对他来说,弟弟毕竟从一个抽象名词变成了活生生的“闯入者”,分走了原本只属于他的妈妈。随着贝塔一天天长大,对我的需求越来越多,也开始慢慢离开婴儿床,“侵入”更多地方,这个问题也随之愈加凸显。虎虎很少正眼看弟弟,甚至对弟弟表现出了敌意。
贝塔大概三四个月时,有一天,虎虎趁大人不在,拿枕头捂住了弟弟的头。我回到房间时,看到弟弟的小脑袋被压在枕头下,四肢因为缺氧不断挣扎。我一个快步冲过去,夺过枕头扔在地上,对着虎虎歇斯底地吼了一声。那一刻,他在我眼里是恶魔。
吼完后,我的情绪接近崩溃的边缘。这一次,虎虎没有哭,这个三岁男孩倔强地看着我。我哭了,自老二出生以来,老大的种种表现,让我疲惫不已。我哭着对虎虎说,妈妈很爱你,也很爱弟弟,妈妈不会因为弟弟不爱你,你可以跟妈妈一起爱弟弟么?这时虎虎似乎有些触动,毕竟他也只是个孩子,看见妈妈哭了,卸下了刚刚伪装的倔强,也开始流眼泪。
从那以后,我们再也不敢让虎虎和贝塔单独相处,他也没再伤害过弟弟。但我看得出来,他还是不喜欢弟弟。有时他会说让警察把弟弟抓走,因为弟弟偷了他的玩具;出去旅行,他会让我把弟弟留在火车上。每次我都又好气又好笑,只能一遍遍地跟他说,弟弟和你一样是妈妈亲爱的儿子,怎么能丢下他呢?
贝塔到来的前半年,就在虎虎对弟弟的抗拒中过去了,和我当初的想象相去甚远。而这场兄弟之战,才刚刚开始。

看心理咨询师的多孩妈妈【真实故事计划】

三岁后,虎虎上幼儿园了。也许因为跟弟弟相处时间少了很多,也许他慢慢发现有弟弟也不完全是件坏事,比如家里会有更多的玩具,弄坏东西可以让弟弟背锅,可以怂恿弟弟干自己不敢干的事……总之,虎虎对弟弟的态度缓和了很多。
贝塔也长大了,能和哥哥玩到一块去。慢慢地,兄弟俩的互动越来越多了。虎虎对弟弟越来越依赖,放学回家没看到弟弟就会问弟弟去哪了,也会经常跟弟弟分享玩具和食物。每当看到这些和谐的画面,我心里都暖暖的。
看心理咨询师的多孩妈妈【真实故事计划】
看心理咨询师的多孩妈妈【真实故事计划】

图 | 上图为哥哥的手工作品,下图为弟弟的

但虎虎仍会做一些让我不满的事。在外面,他对朋友比对弟弟好,有时甚至会从弟弟手上抢玩具给其他小朋友玩。为了让虎虎对弟弟有更多的爱,我无数次对他说,你和弟弟身上流着同样的血液,要相互帮助,就像妈妈和舅舅、小姨一样相亲相爱。每次我都试着用情打动,用理说服,虎虎听的时候直点头,似懂非懂的样子,但过不了多久,老问题又会出现。
不仅如此,虎虎还经常向我发出灵魂拷问:“妈妈,我和弟弟你更爱谁一点”,“妈妈,你觉得我跟弟弟谁更帅”,“妈妈,如果我跟弟弟掉到水里,你先救谁”。除了说“一样爱”,“一样帅”,“看谁更需要救”,我想不出更好的答案。这些“敷衍”的答案,肯定是不能满足虎虎的。他会追问到底:“只能选一个,你选谁?”“都需要,你选谁?”我知道他期待的答案,但每次都只能糊弄过去。
时间久了,我对虎虎感到有些无奈,觉得这孩子怎么像个小黑洞,不管给他多少爱都填不满呢。问了问身边的一些二孩家庭,基本也都有类似的问题。
我想,或许是持续了几十年的独生子女时代的影响,加上如今条件富足,很多家长都对第一个孩子倾注了过于丰盛的爱和关注。不像我小时候,父母忙于生计,放在孩子身上的注意力本就不多,我和弟弟妹妹也就无从比较他们更偏爱谁一些。而现在,老大原本是家庭的中心,有了弟妹后“地位”不保,周围又仍有不少独生子女家庭,两相比较之下,孩子就容易心理失衡。这或许是从独生子女时代转向多子女时代的过程中,不少家庭需要面对的一个坎。
意识到这点后,我感到自己需要一些心理学方面的知识,为抚育孩子提供参考和帮助。我原本就对心理学很感兴趣,经朋友介绍后认识了一位资深心理咨询师,进入了他的工作群。这位咨询师擅长青少年心理治疗,对家庭教育也有很深的研究。工作群里基本都是正在或有意从事心理咨询的人,经常讨论咨询个案。我很喜欢看他们讨论,从那些案例里,我了解到一个个看似平静的家庭内部的矛盾与创伤,看到很多外表天真单纯的孩子丰富、复杂的内心世界。在社会快速变化发展的当下,家庭作为其中的细胞,也在承受着各种冲击,面对形形色色的问题。这让我更加关注孩子的心理健康,经常对照自己的行为,看看有没有不适当的教育方式。
随着逐渐长大,兄弟俩个性上的差别也越来越凸显出来。哥哥性格大大咧咧,好动毛躁;弟弟沉稳细腻,安静自律;哥哥活泼热情,弟弟慢热敏感。哥哥总是显得“不听话”,“惹事”,经常被批评。弟弟因为年纪小,我们包容些,再加上本身性格乖巧不惹事,很少受到责备。这样一来,虎虎有时候就会把气撒在弟弟身上,说讨厌弟弟,或者抗议我们偏袒弟弟。
孩子爸爸平时工作忙,加上处事方式比较简单直接,我主要安排他负责陪孩子运动、以男性的方式和孩子一起面对他们遇到的一些困难等,更细腻的陪伴和照料基本都是我负责。兄弟俩还小,本身就更黏妈妈,对我的“争夺”也体现在各个方面,比如争着和我一起睡觉。
虎虎五岁前,我在我的卧室搭了一个小床,虎虎睡小床,贝塔和我以及爸爸睡大床。虎虎五岁后,我开始计划让他逐渐独立睡觉:晚上我先在他的房间把他哄睡着,然后再回到自己的房间,贝塔则跟着爸爸先睡。
计划是美好的,执行起来却一团糟。半夜虎虎醒来,发现我不在身边,哭着去我的房间找我,我不得不起床去陪他。不一会儿贝塔醒了,发现我不在,哭着去哥哥房间找我,我又不得不陪着他回房间睡觉。一来一回,我的睡眠被切割得零零碎碎。最后我只得放弃了这种凡事亲力亲为的做法,让阿姨陪哥哥睡。
之前贝塔年纪小,比较听命于哥哥。随着逐渐长大,他也开始与哥哥抗衡了。体力不够,贝塔就和哥哥打嘴仗,比如争论妈妈更爱谁多一点。
一次旅行的路上,兄弟俩又争起这个话题。虎虎说,他先出生的,他才是妈妈的儿子。贝塔回击说,谁长得像妈妈,谁是妈妈的儿子。因为贝塔长得比较像我,虎虎长得更像爸爸,那一次,虎虎少有地被击败了。
有时看着两个小男人在我面前出尽百宝地争宠,我也会暗自有些开心。但更多的还是苦恼:我期盼的兄弟俩亲密和睦的情景,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呢?

看心理咨询师的多孩妈妈【真实故事计划】

两个孩子渐渐长大,开始展现出各自不同的天赋、兴趣和学习能力。除了兄弟间的吵闹,新的问题摆在了我面前:当两个孩子的“优秀”程度不同时,该怎么避免家庭天平的倾斜。
比如,贝塔在美术方面初步展现出一些天赋。我们送他去上美术课,他可以一连画上好几个小时,老师非常欣赏他的专注力。在老师辅导下完成的作业,色彩、造型也可圈可点。孩子爸爸很欣喜,想把贝塔的画都挂在家里墙上。我想了想,否定了这个建议。因为兄弟两争夺的,除了玩具、父母的爱,还有外人的赞美。把家里的空间都用来展现贝塔的才艺,对虎虎是不公平的。
看心理咨询师的多孩妈妈【真实故事计划】

图 | 贝塔的绘画作品

家里的孩子是同性别时,总是更容易被拿来比较。我妹妹很多次半开玩笑地说,她一直活在我的“阴影”下。第一次听她说这话的时候,我很诧异,我好像从来没有欺负过她,她怎么会这么说呢?后来才知道,因为我性格外向,活泼热情,从小到大一直成绩优异,属于站在舞台中央的那类人。相比之下,妹妹性格内向,成绩一般,没有那么耀眼的光芒。更巧的是,我与妹妹相差三岁,我的小学、初中老师后来相继成为了她的老师,老师们会经常在妹妹班上历数我的“光荣史”(老师知道我俩是姐妹),言语之间,总是流露出妹妹不如我的意思。
虽然不是我的错,但知道这件事后,我对妹妹还是有些歉意,也借此深思了对两个儿子的养育方式,觉得应该尽量避免孩子们之间的比较。平时我经常提醒家里人,一定不能在两个孩子间捧一个踩一个。有一次,阿姨批评洗漱磨磨蹭蹭的虎虎,说你看弟弟早都洗好了,我立刻制止了阿姨,告诉她提醒虎虎快些就好,不要用表扬弟弟的方式刺激他。
由于贝塔目前表现出的超强自律,我隐约觉得他是个学霸种子,相比之下,虎虎的定力和自驱力要弱一些。为了避免妹妹与我的情形在他们身上重演,我很少当着虎虎的面夸贝塔,同时努力帮助虎虎提升自信。轮滑是虎虎比较擅长的体育活动,我就鼓励他好好学。这样,兄弟俩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也避免了直接比较。
不过,生活在一个家里,或许再加上男性天生的好胜心驱使,两个孩子自己相互比较是很难避免的。兄弟俩会问共同的朋友喜欢谁多一点,会比谁功夫更厉害,会相互骂对方笨蛋,由于哥哥在年龄上的优势,弟弟往往处于下风。
近来,两个半大小子的自我意识都越来越强,闹腾得也越来越多。
前一秒俩人还在一起玩得开开心心,转眼就吵起来了,原因大部分都是为抢玩具,或者各种相互不服。我每天都要承担法官和警察的角色,裁决对错和执行惩罚。无数次尝试着好好说话,但是效果甚微,不如吼一顿效率高。吼完之后又开始悔恨,觉得自己不够温柔耐心,担心给孩子留下阴影。如此周而复始,弄得我精疲力尽。
我看过不少育儿书籍,然而理论和实际毕竟有区别,看书的时候觉得有道理,遇到具体问题还是不知道怎么办。孩子们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他们成长得怎么样,会极大地影响我的幸福度。我想,自己要过好人生,必须把孩子教育好,处理好他们之间的问题。
很自然地,我想到向那个心理学工作群里的老师们求教。群里的咨询师各有所长,有的侧重婚恋,有的侧重儿童教育。我预约了一位比较熟悉的咨询师,他主要从事问题儿童诊疗。
了解了我的疑问后,咨询师说,首先,对于哥哥的行为要多理解。其次,对于兄弟之间的矛盾,不要过多干涉。有时候可能我觉得哥哥在欺负弟弟,但弟弟并不这么觉得,这时候就不用介入。针对哥哥和弟弟争宠的行为,可以用一些方法让两个人都得到满足。
听了咨询师的建议,我觉得自己对孩子间的问题确实过于成人视角了,想得过于严肃。我开始尝试一些以前觉得不太合适的方法。比如私下分别给两个孩子奥特曼卡片,对他说,这是妈妈给你一个人的,哥哥(弟弟)没有,你要保密。偶尔在虎虎缠着问自己和弟弟谁更棒时,说妈妈确实觉得你今天表现更好,但你不要告诉弟弟。在兄弟俩真正懂得相互欣赏、相互谦让前,在他们之间保持大致平衡,甚至适当地让两个孩子觉得妈妈更爱自己。
看心理咨询师的多孩妈妈【真实故事计划】

图 | 兄弟俩一起玩雪

在我的努力下,虎虎和贝塔和平相处的时间渐渐增多。有时,兄弟俩一起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看着,两个小脑袋就靠到了一起。前些天带他们玩雪,兄弟俩花了两三个小时合作堆了个雪人,居然完全没有争吵。看着一蓝一红两个小小身影,我想,这就是幸福的感觉吧。

– END –
撰文 | 朱晓爱

编辑 | 罗   兰

本文来自真实故事计划,本文不代表摸鱼吃瓜立场,如若侵权,请通知删除 邮箱:exmail@moyuchigua.com

(0)

相关推荐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