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想过会在我爸身上听懂《山脚》【王泽鹏啊】

一。


晚上吃饭,突然聊到我爸年纪。


70年生,按潮汕虚岁算法,今年53。


一时好奇,我问我爸,活了五十几年,到底是什么感觉。


平时能言善道的他,当下却卡住了一会,张了张口,什么都没说。


我补充道:“是不是感觉时间过得飞快。”


我爸说:“快,但也不仅仅只是快。”


然后突然提到今年搬家的事情,说几年前和好朋友走在东海岸片区,觉得这里荒芜又贵,怎么都不能来这里住。


甚至劝走了想买在这里的朋友。


结果几年后重新来到这边,说:“人被吸住了。”


然后在今年搬了过来。


我爸:“你看,时间过得很快,但变化来得更快。”



二。


他突然想起什么,提起从村里来到城市的日子。


那会我还没出生,他也还年轻,腰间挂着个call机,但没人找他,于是他老自己把那个call机按响,让周围人知道自己有个call机。


楼上住了个大哥,脖子带着个金项链,开着辆赛车摩托,拿着个大哥大,我爸从隔板间里透出去看到那个大哥,很羡慕。


我爸:“我当时就下了个决定,有天我能赚到买辆那样的摩托,拿个大哥大,再买个金项链,我就赚够了,不赚了。”


大家笑,我爸也笑。


但我却从这个小细节里,隐隐约约看到了,那个年代,年轻人的样子。



三。


再后来呢,我爸没有只停留在那样的地方。


他换了个新的目标。


当年香港经济特区应该是特别牛的存在,我爸说:“我当时就下了个决定,有天我能去香港,看看外面的世界,我就赚够了,不赚了。”


后来他也去了香港,然后觉得好像也还好。


于是他重新又换了一个又一个的目标。


记得今年搬新家时,我爸惬意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说:“我这辈子就这样啦,剩下的就是你们孩子去奋斗了。”


然后我弟冷不丁冒出一句:“十年前刚买老房时,你也是这么说的。”


所有人笑。


我会想起Jony J的《山脚》,歌里关于如何在山脚向山顶爬这件事,我相信大部分年轻人都会极容易的共鸣。


我们喜欢那句“想要登上山顶欲穷千里目”,也会在迷茫时对“越走越高越云里雾里”感慨。


但歌里重复最多的部分,是


但就算登上山顶其实也不算高,

过了旧的关会有新的烦恼,

当你跨过下个台阶下个转角,

会发现一山比一山高

越过后才能看到。

我们还年轻,或许还在爬第一座山。


但其实再仔细想想,我在猜,是不是我们在理所当然里,也到达过一些山顶。


毕竟我小时候的梦想,仅仅只是拥有【想吃麦当劳就吃麦当劳】的能力。



四。


最后,因为我知道我爸从小是在村子里长大。


我很好奇,为什么当年他会想要跑到广州,跑到城市去发展。


他笑笑说:“我们的姓氏不是大姓,在村里是得受欺负的。我不是抱着什么大梦想,说去创业或干嘛,我是看到有人走了,离开村里,就跟着他们一起走而已。”


“一开始,我只是不想被欺负。”


我爸说得很理所当然,但那一刻我很受触动。


他在告诉我,即使一开始没有很远大的目标也没关系。


我们每个人最开始想登上的高山都不一样,有些或许是高大上的拯救世界,有些或许只是很简单的,我不想被欺负。


单看这个好简单的目标,我很难想象,它会在后来蔓延出了这么长这么复杂的一幅图。


而这也是我最触动的地方。


大部分人或许都是这么过来的。


我们在不知不觉里登上过很多高山,回头看也会发现,赶了不止千里路。

本文来自王泽鹏啊 ,本文不代表摸鱼吃瓜立场,如若侵权,请通知删除 邮箱:exmail@moyuchigua.com

(0)

相关推荐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