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明确催我生孩子了(差点吵起来)

婆婆进来给压岁钱的时候,我正倚在床头看书,沈画当时坐在靠窗的椅子上玩手机,跟去年我第一次到那边过年一样,她分别给了我们一人一个红包,满脸笑意,说“这是你们的压岁钱”,我跟沈画欣然接过,我说“谢谢妈”(现在叫妈比去年顺口了,尽管我潜意识里还是会时不时惯性地蹦出“阿姨”),然后下一秒,她又拿出第三个红包,站在床头,看我一脸疑惑,她就笑着递给我,说:“这是另外给你的”,我更不懂了,她顿了顿,说:“我今年想抱孙子了”。
我当时整个人就呆住了,是的,那一两秒又尴尬又恐惧又很难为情,尽管结完婚这一年多来,她好几次表达出很羡慕别人当奶奶的想法,但明确对我提出“生”,还是第一次,在除夕夜这天。我知道这一天总会来的,但真的来了,内心却又非常害怕和难过。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样一个勤劳普通但心地善良对我也很不错只是想跟别人一样有个外孙/女的“母亲”,她越是满怀期待地看着我,我心里就越不是滋味。我也很不喜欢跟她正面对抗,我自己的亲妈催生我可以甩脸色发脾气言辞回绝,但对于婆婆,一个脾气比沈画还温和的婆婆,我的所有关于不要生育丁克就好人生过得舒服快乐自由就行的言论突然就显得很无力。
我没收那个催生的红包,只是笑笑,挤出了可能极其不自然的表情,对她笑说“我不生啦,不想生。”婆婆也笑“要生的”,我心里一紧,就没说话了,怕再说下去我脸色可能不好看。她随即把红包放到了被子上,出去了,可能她也很怕跟我起冲突,她是一个不跟任何人争吵的女人,一句狠话也不曾说过,性格温温吞吞的。
我望了一眼沈画,不知道他刚刚是否也经历了跟我一样的心路历程,是否也在思考如何告诉自己的妈妈,让她接受“结了婚不生孩子也是人生的一种正常选择”。他没再玩手机,在书桌边的那张转椅上转了半个身子,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每当他有心事时,他就是这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然后又过了几天,我跟婆婆在楼下聊天,她说她平时夏天就睡在楼下,很凉快,都不用电风扇。她又说“有朋友劝我把地面铺上瓷砖,我说我一个人住就算了”,我笑笑,她又说“等你们有孩子了,我就把瓷砖铺上,孩子回来了可以在地上爬着玩。”她边说边笑,能看到她眼里的向往。这种向往却刺痛了我,很难受,我赶紧把话题转移,我说“妈,你包快递累不累啊”(之前跟你们写过,她在镇上找了个包快递的活,一小时十块钱,老板给别人都是八块,因为她做事认真就多给些),她说“不累,时间自由,想去几小时就几小时,等你们有孩子了,我也可以帮你们带。”孩子,唉,又是孩子,我胸口发闷,为什么好多话题聊着聊着总是会聊到让我生孩子,后来那边的亲戚,像姑姑们还有姨母拜年的时候也开始问我这些,随意提上一嘴,结婚第二年好像全世界的母亲都来催生了,整个春节,我都感到非常压抑,像是有什么东西一直压在我的身体里,提一次“生”,我就被重击一下。
有一次我忍不住了,我在想,既然婆婆她早晚要知道我对生育的态度,我应该早点表达出来,我说“妈,我不生孩子”,她立马说“生肯定是要生的”,我说“不是一定要生的”,她说“生一个就好了”,我说“一个都不想生,有了孩子很麻烦”,气氛陡然变得凝重起来,还是第一次跟她这样严肃地对话,她说“我帮你们带”,我说“不用,你会很累,这也不是你的义务”,她说“也就前几年,孩子长大就好了”,我说“不是长不长大的问题,是压根就不想有小孩”,她又很失意地说“不生孩子,会被村里人说闲话的”,然后我就没有继续跟她讲了,很怕再讲下去要吵起来。我当时很泄气很失落,我无法告诉她,我们活着不是给别人看的,只要过得开心就好,她虽然温和善良,但思想也并没有超脱出那个村子,她无法理解,跟绝大多数的父母包括我爸妈一样,在他们的思维里,结婚生孩子,天经地义,尤其还是一个独子。
好像结了婚以后,所有人关注的,永远是女人的肚子,仿佛女人结婚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去繁殖。我老家有个舅妈每次打电话就问我“你有动静了吗”,我说“没有”,她就说“怎么回事啊,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去年国庆到婆婆家玩,去村上吃酒席,那天我穿了条紧身裙,吃得也有点多,肚子撑了起来,几乎所有人看到我,都会瞟一眼我的肚子,还有女人好奇地过来问我,是有了吗,我连忙尴尬地说,没有,就是吃多了。然后她也笑,说,要抓紧啦。
我现在其实很难跟未婚未孕和已婚已孕的女人说我为什么不想生孩子,未婚未孕的女孩根本就没有真正经历过那种社会约定俗成地对女人肚子和自我的压迫,一切看起来是那么轻飘飘,但其实好沉重。我结婚以后就连心情不好发个状态都经常有人在评论说“跟老公吵架啦?”“你是不是怀孕了?”,好像已婚女人所有的情绪和生活中心,都应该围绕着一个“夫”一个“生”字,她不再有作为自己个人的情绪表达,结婚以后的“女人”就死了,只应该有“妻子”和“妈妈”一个角色。
有时候我也在想,我对生育这件事的抵抗和厌恶,到底在抵抗和厌恶什么呢?我很明确,只有我知道我自己是如何通过这将近三十年的努力,才最终达到了现在这种难得的小心翼翼想保持的生活状态。对自己,我从未这么自洽过,对生活,我也从未这么满足过。我完全不想打破这种平衡,去进行新一轮的冒险和尝试。光是把时间花在我的读书写作独处旅行和与爱人陪伴上,就已经让我感到无限充实了,如果可以,这种一直读书写字赚钱旅行的生活,我完全愿意过一辈子,至少现在我是这样想的。姐姐的宝宝来我这里玩的时候,我很快乐,但更现实的一点,宝宝也很闹腾,只要宝宝在我家,我就完全无法写进去什么字,也不再能有长时间的安静去读一本书。我不是不爱孩子,相反,我非常喜欢我姐姐们的女儿,想把能给到的东西都给我的小外甥女们。但我又非常清楚我的“自私”,我不愿意创造一个新的生命,不愿意把本该属于我个人的东西包括时间精力金钱和牵挂奉献出去,我很怕没了自由。
我还设想过,只有满足两个条件时,我才愿意当妈妈,一是孩子是我老公生产下来的,我的身体不会因为怀孩子有任何变化或受到摧残,二是即使有了孩子,我看书写作独处和旅游的时间依然不能受影响,只在我空闲时去陪伴一会儿。突然一想,这不就是很多父亲的日常吗?不过这两点也充分说明,我骨子里压根就不想要孩子。
至于很多人说的:“你不生孩子,你老公以后就不要你了”、“你应该让你老公去上环,以表他丁克的决心”,我每次看完这些留言就很想笑,感到幼稚。生不生是我们的决定,但也是个人的选择。把人强行捆绑在身边又有什么意思呢?毫无意义。我们谁也不是谁的附属品。剥夺别人的生育机会跟强迫别人去生育的性质差不多。我跟他在一起,只是觉得快乐到想去结婚,就去结了,没有其他原因。我对婚姻没有什么非要一生一世的要求(这只是个美好愿望)。我觉得我是自由的,他应该也是自由的,爱的时候就好好爱,珍惜爱,不爱的时候,或者说以后两人很多想法不一样的时候,也要去接受这些不一样。比起痛苦地在一起,我更喜欢体面地告别。
如果有愧疚,我只对婆婆有愧疚,回到上海以后,我常常想到她当时轻声跟我说的那句“不生孩子,会被村里人说闲话的”,这种千百年来的社会道德绑架,既绑架了我,也绑架了她。她催生,其实我不生气,我只是觉得心酸可怜,她可怜,我也可怜。但我还是很坚定,生孩子应该是自己个人想要,不是因为丈夫,不是因为父母公婆,也不是身边社会的压力,更不是因为对谁愧疚、想去报答、或者拴住谁而去生。生孩子,只能是因为,自己想要,想养,想去付出,想去体验,没有别的。

本文来自,本文不代表摸鱼吃瓜立场,如若侵权,请通知删除 邮箱:exmail@moyuchigua.com

(0)

相关推荐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