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成长(一)

一。

19年的时候我跟荆棘提了一嘴,《反脆弱》值得看。

它值得看到什么程度。

用荆棘的话来讲:“在我状态最差的这几年,因为反脆弱,我甚至在不确定当中获利。”

今晚和荆棘的聊天里,明显感受到,他对这个概念的理解很深刻,甚至成为了本能,我想尽可能把我们的对话记录下来,或许对你们也有作用。

二。

这个世界是多变的,没有什么是稳定的。

越是投入到这个社会,越觉得如此。《反脆弱》作者之前写了《黑天鹅》,让“黑天鹅”成为了一个意想不到、不确定性的象征词。

而《反脆弱》的目的,是让我们学会,在不确定性中获利。

什么是脆弱的?

玻璃是坚硬的,但它是易碎的。

那脆弱的反面是坚硬吗?是石头吗?

作者认为不是,因为脆弱是“在不确定中损失”。

那反脆弱则应该是“在不确定中获益”。

不确定是风险,是意外,是突发情况,是人类刻在DNA里厌恶的东西。但作者试图通过一系列的方法和理论,去让人们从中获益,成长。

三。

但在和荆棘聊天的过程里,我时不时对这个概念感到迷糊。

比如,他认为当一个同事遇到心智上的瓶颈时,他要做的不是去纠正他,而是保持良好的关系。

因为人没有意识到自己问题前,你给他再准确的建议,他都未必接受,甚至会逃离这种不舒服感。

于是荆棘觉得,保持良好的关系,等到有天他遇到重大事件,意识到自己问题并蜕变之后,这个人会重新回来找荆棘,并发展更好的合作。

(听起来很夸张,事实上是这样的事情在荆棘发生发生过很多次,甚至某种程度而言,我也是这样重新回来合作的。)

但我迷糊的点是,我不明白,这为什么就是“反脆弱”。

以及遇到别的事情时,我应该用怎样的逻辑和思维,去让自己做一个靠近“反脆弱性”的决定。

四。

这种迷糊直到我问了一个问题后被解决。

我问:“到底什么样的事情,思维才是脆弱的?”

荆棘脱口而出:“想一直保持原样的,就是脆弱的。”

这句话把我瞬间点醒。

我们过去的思维是,要尽可能避免糟糕的结果,让结果保持在“好结局”里。

所以你看,为什么有些时候我们做抉择那么痛苦,因为没有任何一件事,可以保证是“好结果”。

而反脆弱的意思是,有没有一种方式,不管结果好坏,你都可以获益。

(其实你看,这简直就是“在不确定性中获益”的另一个说法。)

拿同事那件事举例,看到别人遇到瓶颈,我们总是希望他突破,但我们心里又清楚,很多事情是急不来的。

过去我们的思路是,那就找更牛的方法,说服他,改变它,让结果维持在我们能力可控的最好水平上。

而反脆弱的思路是,他能不能突破其实是不确定的,而不管他能不能突破,我们都希望跟这个人合作,那就保持足够良好的关系。

看似很简单的一个选择,其实是违背我们常理的。

我们容不下任何肉眼可见的缺点,我们希望自己保持在一个特别好的状态。

但“维持原样”是脆弱的,任何一个意外,一场生病,一次急需用钱,都可以打破所谓的“最好状态”。

所以我们容易痛苦,慌张,因为我们做的抉择,常常是脆弱的。

五。

换个角度表达,反脆弱提供了新的思考问题的方向

从“如何变得更好”,到“如何在不确定能否变得更好当中获利”。

就像我一开始说同事那件事,我开玩笑,说好像摆烂。

荆棘摇摇头,很认真地说:“恰恰相反,我是在摆好。摆烂的意思是,你回头看,发现这个人啥都没做。而摆好的意思是,回头看,发现我为他的成长做好了一切准备。”

很有意思。

书里给了很多具体的方法,譬如荆棘今晚提到的,反脆弱很讲究“周期”,它是需要时间的。

反脆弱有对应不同的阶段,具体的情况要如何去具体的分析,书里讲得很详细。

反脆弱的决策会不会带来大量成本的浪费,反脆弱也提到了,我们的获益,往往是出乎意料的质变性的,以及为什么反脆弱的决策,是更科学的投资逻辑。

而今天我仅仅只是简单地分享,到底生活中的性质里,什么是脆弱的。

以及天天聊的反脆弱,我们的理解是什么。

至于更多的工具,大家完全可以去看书。

做个小总结,我们过去的知识总是在教我们,如何对抗风险。

但有人已经做到了,利用风险,甚至是利用不确定性。

关于成长这件事,我觉得反脆弱是个挺值得研究和学习的思路。

本文来自王泽鹏啊,本文不代表摸鱼吃瓜立场,如若侵权,请通知删除 邮箱:exmail@moyuchigua.com

(0)

相关推荐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